全国咨询热线:0516-831549454

主页 > 产品展示 >

AG亚集团本站热点排行榜

时间:AG亚集团本站热点排行榜

  前言:9月27日,我省首家公建民营养老机构位于三衢路的衢州市天颐老人之家正式开业,其采用业界领先的“医养结合”运营理念、小单元多功能集中养护模式以及灵活的日托养护中心设计等,引起了广大市民的浓厚兴趣。然而,作为一家民营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其盈利点在哪里?在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的当下,被一些业界人士或经济界人士热炒的“养老产业”概念,现实版究竟是个啥样?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随着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现在似乎什么行业都可以挂上“产业”二字,似乎只要挂上这两个字就是一座富矿,就能创造出一群相关“概念股”。而养老行业却恰恰有些意外,在记者采访中,有政府相关人士感叹说:“准确地说,我们究竟应该称之为产业还是事业呢?因为这个行业不同于其它服务性行业,有着很强的公益性成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作为衢州市天颐老人之家的投资方,英凡(杭州)医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兼CEO耿海波直言:“以目前的机制体制,在中低端市场,社会力量既想办好养老机构,又想从中赚钱,那是不可能的事。”

  “民办(养老院)难做,我现在每个月要亏七八千(元)。”10月12日,当记者电话采访衢江区紫薇山养老院院长毛建新时,他介绍,这家养老院去年10月份开业,总投资200万元左右,有88个床位,按照规定获得了一次性每床6000元的省补助资金。“但由于农村社会养老观念滞后等问题,入住率不高,目前只有30多人,加上现在人工费高、服务难跟进等问题,运营压力很大。”据悉,该养老院属民办非营利性质,收费标准根据护理等级,从每人每床每月300多元到1000多元不等。

  到2012年底,我市共有在运行的养老机构103家,包括公办福利院5家、民办养老福利机构18家、乡镇敬老院80家,总床位13490多张,其中民办养老机构3488张,占总床位数的25.85%。据市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市目前所有民办养老福利机构均为非营利性质。为了进一步探寻民办养老机构的生存现状,记者又选择了一家民办养老机构柯城区康福养老院,进行实地探访。

  康福养老院创建于2003年,2004年底开张营业,有床位162张,目前住着80多名老人。从营业执照、墙上挂着的各类公示牌、提示牌、值班记录等,可以看出院方为办好养老院曾做的努力,然而陈旧、简陋的设施,难以跟进的软件服务,又将民办养老机构的几多无奈显露无疑。“入住率一半左右,现在还欠着外债400多万元,两三年前,一批五保户搬到公办养老院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拿到过任何政府补助了。”负责人裴炎兰介绍,他们的收费从每人每床每月980元到2000多元不等,现在经营惨淡、举步维艰,很后悔当初的选择。

  但无论是毛建新,还是裴炎兰,都表示会坚持下去,因为当初选择做这一行,更多的是出于爱心、责任心和事业心。然而,当记者踏进公办衢州市社会福利院大门时,对他们的这份公益心能坚持多久,增添了许多担忧。宽敞的院落、洁净的房间、整洁的设施,无论走到哪个角落都很干净清爽。87岁的汪贤书和同为91岁的祝玉堂夫妇,均在此住了7年之久,对养老院各方面也都相当满意,唯独希望饭菜能再柔软适口些,和包括医疗设施在内的医疗服务能加强些。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郑志宏介绍,这里的入住率始终保持在90%以上,之所以达不到100%,原因只是无法满足一些老人的个性化需求,如一定要求住单间等。

  养老机构,公办民办冰火两重天,业界有句话:“公办一床难求,民办举步维艰。”郑志宏虽然纠正说“一床难求”的情况主要还是针对一线大城市,但他同时分析认为,现在民办养老机构大都在做中低端市场,与公办养老机构市场重叠,如何竞争?拿市社会福利院来说,其针对社会自费寄养老人的收费标准从每人每床每月800多元到1600多元不等,这其实就是老人自己的生活费用,而作为整个养老机构包括工作人员工资、基础设施建设等等在内的一切费用均由国家财政支付。

  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去办民办、甚至是非营利性的养老机构呢?虽然,从事这个行业的受访者均表示主要是出于“爱心”“公益心”和“想做善事”等,但在记者追问下,他们还是不得不承认“起初肯定是想能有所盈利的”。一位业内人士说:“事实上,没有盈利、甚至是亏本的养老机构,除非有大财团支撑,否则连基本的维系都不可能,又如何能做好公益养老事业呢?”

  记者调查中发现,除了衢州市天颐老人之家,其它受访民办养老机构均没有所谓的大财团一类的强大后盾。所以,有人士分析:“有些人可能是过于乐观,看到国家越来越重视这个行业,不仅有床位等补助,而且在土地、税收、水电气、电话、有线电视、宽带互联网等等方面都有优惠政策,以为起步低,市场前景好,总会有钱赚。”

  与此同时,“养老产业”概念在当下还有另一个炽热的注解养老地产。我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则对绝大多数养老地产实施者的真实目的存疑,他说:“因为,我曾经也想以养老地产为名拿块地搞房地产项目,养老只是个噱头而已。”今年初,我市有关部门在对上海等地的养老地产项目调研后形成了一份报告,认为“实践证明,这种挂养老之名实为进行房地产开发的转化模式,不应予以推广,应谨慎决策。”同时,报告也对上海亲和园、萧山紫荆园等养老地产项目的运营模式进行了深入分析,认为这些尚处于前期启动运营阶段的项目的真实成效,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也曾有人建议我搞养老地产项目,但我们坚决不会介入,专业人做专业事,我们的专业是医疗与养老。”耿海波认为,一但介入房地产业,就会力不从心,做好养老产业的心思也将不复存在,“就会一门心思想着把房子卖出去,把巨大的投资尽快赚回来。”同时,他坚持认为,无论是谁,只要是抱着想从养老机构中赚钱的目去办养老院,除非做高端市场,否则,只能靠偷工减料来盈利。”

  “我们走的不算是很高端的市场,属中高端吧。”据悉,该养老机构对失能、半失能、失智老人最高护理等级在每人每床每月5000元左右,自养型老人则不到2000元。耿海波非常自信地说:“但我们有别人没有的特色医养结合。”

  从7楼到1楼,记者仔细参观了衢州市天颐老人之家综合大楼,发现与别的养老机构不同的是,其1至2层是医院,1楼的体检中心甚至还配备了数字化X光机、心电图机、彩色多普勒超声仪和骨密度仪等设备。另一个特点是服务分类更精细化,共设11个养护区,其中养护五区为失智老人小单元多功能集中养护区,据院方介绍,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人性化、专业化、科学化的养老服务模式。

  “不是。每个新开设的点,我们都做好了五年不赚钱的规划。所以,我们选择公建民营的模式,也是考虑尽可能降低前期投资成本,可以更专心地做好养老机构。”

  卖了一个关子后,AG亚集团耿海波终于笑着说出了他的宏伟规划:“我们的真实盈利点在平台建设。”

  以耿海波的规划,天颐养老之家的运营模式是以一体化经营的“养老机构+老年康复医院”为支撑,以小单元多功能集中养护为特点,以社区为依托,以IT信息平台为纽带,辐射所在社区的居家老人,为其提供集生活照料、诊疗保健、精神慰藉、紧急救援和舒缓治疗为一体的养老服务整体方案。而其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覆盖全国的老年人信息数据库,“我们计划前5年时间投资5至6亿元搭建出这个平台的基础模型。”耿海波说,基于这个平台,所有与老年人相关的产业也就应运而生了,而这才是他所要做的养老产业。

  但耿海波的宏伟规划并不是其它民办养老机构所能简单复制的,他有强大的集团公司做后盾、有专业成熟的医疗护理团队做支撑、有大量青睐于其理念的风投资金供其选择。那么,其它社会力量该如何运营自己的养老产业呢?

  今年8月1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深化改革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任务措施,会议明确指出,在养老服务上,政府应做好“保基本、兜底线”的基础工作,如加大对基层和农村养老服务的投入;公办养老机构重点做好为无收入、无劳动能力、无赡养人和抚养人、失能半失能等生活困难老年人提供无偿或低收费服务等。而社会力量则应“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主角”,并“积极稳妥地把专门面向社会提供经营性服务的公办养老机构转制成为企业,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政府投资兴办的养老床位应逐步通过公建民营等方式管理运营,积极鼓励民间资本通过委托管理等方式,运营公有产权的养老服务设施。”

  业内人士认为,以上内容传递的信息,足以说明养老产业即将拨云见日。需要的只是各级政府与社会力量的共同努力,将中央精神贯彻落实到位,将养老产业先从事业做起,以进一步提升服务老年人的观念、理念为出发点,共同搭建科学的养老产业体系,形成错位互补的市场结构,再去寻找养老事业公益性服务之外的产业市场,如养老服务连锁市场、消费市场、专属老年用品生产市场等等。“前景广阔,但养老产业要真正做起来,不仅需要政府科学规划、主动服务和引导支持,更需要社会力量的不断自主创新。”记者杨林涛

上一篇:明天见丨中国国际医疗器械(春季)博览会

下一篇:华润衢州医药有限公司